師法自然,風雨無懼-童軍心得分享 Learning from nature with no fears.

–冬令勇士營專題報導三– –Report for Scouts Attending Taiwanese Aboriginal Warrior Camp. Part 3  –

圖文/王浩宇 台北市崇善22團高級童軍

童軍生涯/4年

一張含有 室外 的圖片

自動產生的描述

摘要

揮刀斬棘、冰冷透骨、饑寒交迫、石縫抓蟹、模仿水獺、山羌奇遇、溫暖營火,做好萬全準備的勇士,在山裡度過難忘的三天兩夜! Slashing the thorns! Feel the freezing wind and suffer the hunger! Catch crabs through the gap between stones! Imitate the otter and meet the muntjac! Be prepared to be a warrior, enjoy the campfire and the unforgettable night in the Virgin Forest.

一張含有 室外, 地面, 大自然, 山 的圖片

自動產生的描述
在山林裡我們謙卑前行

來自山林的呼喚,充滿挑戰!

 惺忪的睡眼、沈重的背包、家人的叮嚀,我們乘著一股不知從何而來的熱情,往那未知的山林,進伐!

歷經了五個多小時的車程,我們的腦袋瞬間被開門時吹進來的風—那大自然的味道、那流水潺潺的聲音、那樹林的呼喚—吹醒了不少。伙伴們陸續下了車,活動活動筋骨,準備迎向野外的各種挑戰。我們換上了教練的車,到了車子無法再前進之處。我知道,要開始了!教練發給了我們每人一包米與少許的鹽,並告知我們這次的勇士營是模擬發生山難的情形,所以並沒有罐頭或調理包,除了米和鹽,剩下的就要我們自己去抓了。說罷,旋即開始到營地的行程。

我們先穿越乾涸的河谷,到了一片竹林,並順這山坡向上爬。只見教練慢悠悠地走,每一步都那麼輕描淡寫,還時不時望一下後面,看看大家是否有跟上,有時遇到攔路的植物,就瀟灑拔刀揮去,植物應聲而落。反觀我們,個個喘氣如牛,步步艱辛異常,眼中盡是崇山峻嶺,手腳並用才勉強跟上教練。真的是人外有人,天外有天呀!大約過了一個半小時,到了一座竹橋前。教練說接下來的路危險性較高,務必要靠內側走,並抓好繩子,因為旁邊就是萬丈深淵,且無任何植被阻擋。真是所謂的「一失足,成千古恨!」,因此我們皆提心吊膽地走。正由於無暇顧及足下以外的事,時間也過得特別快,不知不覺就到營地了。

一張含有 草, 室外, 地面, 大自然 的圖片

自動產生的描述
小心謹慎地踏出每一步

飢寒交迫的風雨之夜!

當時正下著不小的雨,教練要我們先將裝備移至他已預先搭好的篷子內,並要求我們儘快搭好我們的帳篷。我與另外兩位伙伴一起搭建我們的棲身之處。我們先用鋸子鋸了四根長短相同的木棒,並兩兩組成支架,再將一塊防潮布鋪在其上,幾塊防潮布固定在四周檔風,就算完成了。草草吃完晚餐後,我們打開睡袋睡墊準備就寢。正覺得今天一切美好時,原本的綿綿細雨剎那間轉為傾盆大雨!帳篷因不堪負荷而開始漏水,於是我們披著雨衣到處檢查漏水的原因。雖然更改過許多處設計,但問題還是得不到改善。我們一度面臨是否要棄帳的決定,因冒著雨修補實在苦不堪言。雨水順著臉龐留下,霧濛濛的眼鏡後是一雙努力在水中睜看的雙眼,冰冷的雙手顫抖著打著一個又一個的繩結。全身上下都濕透了,淒風凍骨、饑寒交迫。看著教練的帳篷營火映著他們歡笑的面孔,聽著他們的談笑聲在耳畔繚繞不絕。我不禁想著:如果我現在那裡烤著火、喝著熱巧克力該有多好!但,榮譽和責任拉回了我。身為聯隊長,我若直接放棄,如何成為大家的榜樣?於是在伙伴們的互相加油打氣中,把漏水減到最少,並蜷曲成一團睡了。漫長的一晚。

一張含有 室外, 岩石, 手推車 的圖片

自動產生的描述
難忘的一夜

大自然是最好的生活教室!

第二天早上的課程,教練的第一句話就是問大家昨晚有沒有睡好?馬上引起大家的熱烈討論,看來我們三個還不是最慘的,還有人睡到一半被帳篷壓醒呢!於是教練示範了一次如何搭好一個不會漏水且可防風的帳篷,並叫我們重新設計自己的。我們花了一個早上搭新帳篷,一個下午撿晚上生火要用的柴。吃完晚飯後,我們帶著頭燈集合,然後隨著教練走到溪邊。只見教練凝神望向溪裡,過了一會兒就跳到一顆大石頭上,指著他剛才看到的東西說:「你們看!螃蟹!牠們在這時間會漸漸出來。抓了,明天加菜!」於是我們沿著溪谷尋找螃蟹的蹤跡,石縫間、石頭下、植物下,皆不輕言放過。我們蹲著翻石頭,找不到就繼續,直到大家都累了,躺在巨石上關掉頭燈。此刻,時間彷彿忽然靜止了一般!天空是一席綴滿閃耀鑽石光輝的黑色晚禮服,而一位舉止優雅的少女正穿著它,跳著曼妙的芭蕾舞姿!旁邊沒有絲毫燈光,一絲絲都沒有,一旁的漆黑使星辰更加耀眼,我們都沉醉於眼前的景象,良久不發一語。夜裡,火光照著沉睡者的臉龐,那星空的畫面隨著一閃一吐的火焰,直伴到天明。

清晨,教練帶我們去溪的上游,「模仿水獺」—徒手捕魚。我們先把擋住水的大石頭移開,並在上游用石頭將溪流改道,使「魚場」的水位下降,以便捉魚。忙了一個上午,雖然漁獲不多,但又多學了一種捕魚的方法。在要回營地前,教練帶我們往反方向走了一小段路。我們赫然發現一隻山羌躺在水裡!教練切開了牠身上的皮,露出鮮紅色的肉,並解釋說牠應該是被其他動物攻擊後,掙扎中掉入水裡死亡的。而攻擊牠的動物不識水性,故留下只被咬掉後腿的身體。紅色的肉,代表尚未腐壞,所以還能吃。於是我們帶著這隻「死」山羌(沒罵牠的意思)回到營地,升起熊熊烈火烤山羌。與此同時,教練分享了一些鄒族獵人的禁忌和習慣,如:打獵,要說「散步」;捕魚,是「模仿水獺」;獵到熊,自己不能吃,要分給其他人等等。最後,那隻山羌被煮成晚餐的湯,我覺得挺難吃的。飯後,我們圍著營火,一起唱著歌。由閃爍的火光中看過去,大家的臉龐忽明忽暗,笑容是陰影藏也藏不住的開心。熊熊營火,每個人的心裡都暖暖的。有這群伙伴,每當我難過、生氣的時候,都有人會陪我渡過。伙伴,有你們真好!

一張含有 岩石, 室外, 大自然, 崎嶇 的圖片

自動產生的描述
模仿水獺來捕魚

啊!真不愧是我重搭的帳篷啊!帳篷裡面乾到我連外面下雨了都不知道!用過早飯,拔了營,我們開始回家的路。雖然是原路折返,但不知怎地,腳步特別輕快,遇到下坡幾乎煞不住腳,想必是歸心似箭的關係吧!看到教練的車,我們更是像尋到寶一般,急奔而至,倒在車上,任憑微風帶走汗水,恣意地享受清風拂面的感覺。

下了山,我們受到了其他人的熱烈歡迎,並一起跳起了「小米祭」來慶祝。突然感到一陣開心,一陣難過。開心的是終於回到了文明的世界!難過的是怎麼這麼快就結束了?我吃著豐盛的午餐,想起了山上那徐徐上升的炊煙。

一張含有 個人, 室外, 天空, 樹 的圖片

自動產生的描述
我們都是好勇士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

回到頂端